存糖专用糖罐子

一路繁華,燈火通明。




(´๑•_•๑)供自己存放小饼干的地方
虹笃 珠理玲奈 七肘 SKE48
とみしろ(Mesemoa.)
正主@shibuyakawa

[Tomitake×白服]W

还是转过来每日方便视奸(叹气

镜匣鱼干:

祝・Musumen. 6周年・Mesemoa. 1周年


 


还有4年!><都已经能在涉谷贴海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标题有点强行,可以猜一下大概什么意思,解释在后话


其实自己觉得Tomi名字读全有点奇怪你们可以自行读成Tomi→毕竟又不是真实姓名对吧怎么写怎么奇怪


我觉得我写的太压抑了………如果能传达出我对他们6年来的奇迹的感谢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好意思啊……………我觉得我真的real,ooc,擅自就妄想了他们的想法ごめんなさい(。)道歉的话都在后话了我劝你们先听我解释


各位,如果真的觉得看不下去了就快点小红叉(捂脸)圆阵那里我觉得我写的特别傻,不忍心看,我已经淡圈学习挺久了说话动作之类的可能会拿捏不好


当然如果你看得开心那我就开心(…


顺便一句在这篇东西里面各位可能会见识到我三种不同时期不同的行文风格改得我要疯了所以干脆不改了


祝各位看得开心,欢迎捉虫💛💖


正文共计1w2k+ 是真正意义上的爆字数,请各位耐心地↓(那我岂不是废话了2k+


 


 


 


Tomitake×白服


 


 1




Tomitake现在感觉有点糟糕。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胃里上蹿下跳,比平常快出几拍的心跳声和舞台外人群的嘈杂夹杂在一起,身体沉重到像是重力不断把他向地球中心扯。


无论是上过多少大大小小的舞台,在或宽敞或狭窄的地方表演过,将歌词舞蹈动作live流程回顾多少次,就算是这样走过了这整整十年,直到现在在出场前还是会紧张到身体不适。


 


Tomitake挨着墙拿着staff给的流程表反复读了几遍,即使他很明白这样的举动如同自己拿着九九乘法表背诵,读多少遍如今就算是一个字也不会进入到脑内。他环顾了一下后台内部,staff们四处搬动着等一下要放到礼炮还有要用到的道具,其他几个成员也在一边检查着自己的服装一边和其他人打闹。


野崎弁当在和社长Zeararu.做着最近各类艺人的模仿。大概今天即使是平时沉着的野崎弁当和二番煎じ都抵抗不住这份紧张感吧。


 


光站着一个劲看流程表也缓解不了紧张,Tomitake决定还是走一走放松一下自己。他一下子瞄准了缩在角落里的小小背影,那人一手把稿子拿在手里,一手放在肚子上正轱辘轱辘地揉。


特别的日子生特别的情,特别的情对特别的人。


Tomitake无数次觉得能与白服并肩走到这个地方是如此不可思议,好像只要在他身边,每一天每一夜,就是一个一个的奇迹。刚认识的那几年年轻不懂得收敛掩藏,一个直球一个准,直球曲球样样通,这么多的喜欢就暴露在了空气底下。


十年前白服不经意地在Tomitake的心头留下了一颗种子,未想十年过后却已亭亭如盖矣。


这么多年来这份喜欢的根本就从未变过,也不会变。只是随着一年一年过去,一日一日的奇迹叠加,Tomitake懂得了将这些喜欢,藏在了给他的祝福底下,埋在了注视着这个背影的瞳中。


 


他走到白服身后,伸长了脖子去看白服准备的文案。作为Mesemoa.至始至终的leader的白服正准备宣读live的注意事项。


 


“啊——啊——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大家听得见吗?”


“这里是Mesemoa.的leader白服……”


 


“和大家的大弟弟Tomitake♪”


Tomitake在白服背后突然越过肩膀凑到麦克风前,吓了白服个措手不及。


 


“等等现在是我在认真地介绍注意事项你不要突然插进来啊。”心跳一不小心就跑到了最大值,然后才如洪期过后的潮水渐渐平稳。白服用手推开Tomitake的头顺便还揉了一把大型犬的头发。就在肚子里的紧张怪兽被大型犬吞掉的间隙里,没有人发现谁的心跳走漏了一拍。白服的紧张感逐渐缓和了下来,于是稿子上的文字才慢慢入了脑内。


他很明白今天站在这里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他很清楚即使是只有短短的两个半小时,武道馆里的所有人的心现在只会为同一件事鼓动。


 


“了解♪”


声音通过电波传到后台外,下台多了些许嬉笑的声音,大概又要笑这两位在出演前到底演的是哪一出了。


白服清了清嗓子继续拿着麦克风读稿:


“今天是Mesemoa十周年庆的第一天,我们十分欢迎各位的到来♪”


“下面我先宣读一下演唱会的注意事项,请大家务必遵守♪”


“一,在Live进行的过程中禁止……”


 


Tomitake在白服身后默默站着,这样的身影着十年来他看了大概无数次了。无论是一开始仅仅作为一个后台的工作人员,还是后来作为一个成员,这样的背影他看过无数遍,一个一个重叠的身影最终变成了脑里一个无法除去的痕迹。


这是十年来Tomitake印在眼里的,十几个人一步一步走过来不可抹去的痕迹之一。


 


“大家都知道我们从2012 Musumen.的诞生到如今的Mesemoa.已经是走过了十个春秋了对吧。”


“嘛这十年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艰难的时期也有过,像今天这样站在舞台上的快乐时光也有过。”


“无论是一开始目光就没有从我们身上移开的饭们,还是从中途才开始跟随我们的饭们,也正是有了大家我们才能够……”


 


“等等太长了太长了www”Tomitake听着白服的声音渐渐带上了鼻音觉得有点不妙,立刻拿起一个放在旁边的麦克风打断了他。“十周年感言应该是放在结束后才对吧ww”


“十分感谢各位今天的到来,今天一整天都让我们嗨起来吧!♪”


“以上就是チャラ担バカ担的Tomitake和——”


 


白服看着眼前的人一愣,眨巴眨巴眼睛硬是把刚刚快要漏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才慢慢调整了状态。


“今天也要将你们的心漂白的白服!”


 


原来这就是他们十年下来的默契如一。


他们共同走过的路长到如今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一个信号足矣。就好比好几年前Net Live的结束曲青春ロードムービー的那一小段对唱,对视时他眼底的日月星辰,不息的流水,正如多年来的情,他都看得见。


 


“哈哈哈哈什么,‘今天也要将你们的心漂白’?超好笑哈哈哈哈wwwww”


“喂!”


 


Tomitake关了麦克风,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推平了白服笑出褶皱的眼角。


白服的哭颜Tomitake大概也看过无数遍了,可以是欢喜的,也可以是痛苦中带着身为一队之长的坚强的。比如应援合照结果发表时一脸不可置信跪倒在地后的喜极而泣,又比如给menber们宣告Nichan暂停活动通知时的隐忍。这个时候Tomitake总是会选择走上去高兴地揉几下他的头发然后诚挚地报以祝福,又或者是选择默默地倾听他想告诉自己的一切,站在他的身后成为他的支柱。


 


“现在还没到感慨的时候呢leader,可不能在开场就哭成泪人了。”


Tomitake捏了捏白服的鼻子,后台的灯光有点暗,白服不太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不过他相信那一定会是春风里带着阳光的那种明朗的笑容。


是他从一开始就醉心的那一种。


 


“这还只是十周年呢,以后还有十五年,甚至二十年。”


“我们的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Mesemoa.可是还要越过武道馆,”


 


“继续向前行的啊。”


 


白服被他的这一番话哽咽得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好,思忖着这人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起了这样的好话。但仔细一想这个人台上台下都总是那个闪光又让人一扫愁云的开心果,聚光灯下身后落得一地的星星甚至不输水蓝色的那个王子様。白服胸中潮水渐起眼看就要从微红的眼眶涌出来,最终还是默不作声地把心中的波动按了下去,只抿了抿唇捏了捏对面的人的手掌心以示赞同。


然后他才想起前几周这个哭包知道武道馆这个惊喜后立刻就红着一个兔子眼含着盈眶的泪水来他的卧室找他聊天,从那时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们已经一起经历了太多了。


无论是一开始就努力兼顾学业和活动的AOI,还有曾因私底原因暂停过活动的Nichan,还是肩挑私人工作和偶像活动两个大担子的野崎弁当还是后来在17年毕业的Zeararu.,大家都是背负着独属于自己的一份压力一点一点向前迈步。


 


偶像这个光鲜亮丽的外表始终是迷惑了众人,好在他们还有对方能懂他们自己这十年来走过的苦和难。


明明这个人也是,留着一段抹不去的遗憾,却不再将过往的委屈和不甘对任何人提起。


其实确切来讲,他并不完全清楚那头几年的空白对于Tomitake来说究竟算得上是什么,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就已经很好了。


但即使最终的结果是皆大欢喜,过程中也免不了一二个遗憾。人们总是会有一种错觉,仿佛遗憾的程度能就算是减少那么一点,就再不会遗憾了一样,好像只要得到了,失去的东西,也就不再是事了。而事实是他们心中只要失去了,遗憾过,提起来时就会多了几分惆怅。


这是一个简单不过的道理,正如失去的痛苦总是成倍地大于的得到的喜悦,他也很明白那段留白不会轻易就这么被过滤去,也绝不会消失地一点都不剩。


所以他希望,他很希望,他今后的日子他今后的人生,都能给个机会让他们用五彩的笔刷把这一段空白一点一点的填满。哪怕这是一个无底洞,他也觉得能弥补一点就是一点,只要他能感到幸福,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喂——你们两个——”白服被背后的声音打断思绪,转头一看就见他们的社长举着一台摄像机过来催人过去集合“道具之类的staff桑们都准备好了,该去进行第十年的第一次圆阵啦。”


“等一下在本DD社长Zeararu.的指挥下奏起Love Cheer的前奏后万人的欢呼你们可就等着吧。”Zeararu.将镜头对准二人笑笑,嘴角挂着藏不住的自豪和骄傲。


 


白服一愣。


对啊,想什么呢,明明这里还有人好几万,怎么又忘了呢。明明他从来都不只是一个人啊。这条路上有人加入他们的队伍也有人离开,但始终不可否认的那就是从来有人跟随他们走,他们诉的苦,也从来都有人听。


 


“等下中场mc时Ze酱要作为惊喜guest上台吗?”后面的Tomitake兴奋地推着白服的肩膀跟着Zeararu.向前走,带着掩饰不住的雀跃仿佛他走过的地方都落了满地的彩带。


“这是DD社长高级机密,不能告诉一般人。”


“诶——”


 


伴着Tomitake长长的尾音,白服的视野逐渐被艳丽的七色填满,他瞪大了眼睛——那是万只蝴蝶争相涌到前方,带斑点的划着条纹的,都扑腾着一翅膀的金光融成了一道光芒。沿着光过去的尽头,那是与他一路并肩过来的人们在等待。


这一瞬有千鸟掠过万里长空,有千帆渡过浩瀚沧海,哪里的花倏地盛开,哪里的雨滴又落地地上溅出水花。


他觉得他好像能够看得见他们的未来,他觉得他还可以和这里的十几个人,和这里的几万个人,一起继续奔走下去。


 


 


2


 


“Hello——大家好——”


“能看得见吗这个w”


黑暗中男人举着一台小型摄像机对着自己不断调整位置,虽然映到脸上的仅有那么一点舞台传来的光亮,但还是照亮了男人的牙齿,足够晕开他脸上的笑意。


“大家好,今天是Mesemoa.十周年anniversary的前夜,也就是说排练已经要接近尾声了。”


“那么今天的daily摄影者,就是我,Zeararu.参上。”


“现在呢,是夜晚的,23时左右了,那么我先repo一下排练现场的状况。”


男人的声音伴着些许嘈杂,夹着一些呼喊和音乐,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被淹没在其中,他稍提高了点音量。他把摄像机的焦点从自己脸上移开,转向那一边被聚光灯照得明亮的舞台。


“现在大家都在为明天的Live紧张地准备着,白服さん和Nichan现在是在后台和staff桑们一起进行明天要放的VTR的再检查,”


“中央舞台那边呢是身长组的三人在check明天unit曲的动作,”


“那边是AOIくん,”


“那边是気まぐれプリンセス。”


摄像机随着Zeararu.的移动不断给不同的人对着焦,最后焦点落到了一早就坐在Zeararu.身旁的男人。


“坐在我身边的这是野崎さん,那么,请野崎さん面向摄像机对明天来玩的fan们说一句话。”


 


旁边的人的目光逐渐从远处的屏幕上转过来,脸上也逐渐换上了他同平常一样耀眼无异的笑颜,面对摄像头发出了今天最为愉悦的声音。


“大家明天也要笑顔笑顔♪↑↑”


“没了?就这么多?”


Zeararu.含着笑,将镜头又拉近了一点。


“剩下的要留到明天直接传达给一直以来的支持着我们的fan们。”


“如果明天的Live能让每个人都开心那就最好不过了。”


野崎弁当低眉,看着手中的流程表又转了回去。


 


“那么请野崎さん给我们大概讲一下明天的注目Point吧w”


“那个呢,我个人看来的话这次的unit曲和舞台的灯光很精彩呢,”


“Traffic Light的表演那三人会从那边被传送台送上去呢,也就是说会这——样跳起来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TrafficLight排练的时候总会有三个不知道怎么进来的fan举着红蓝黄的荧光棒甩着不同色的毛巾在底下欢呼啊w”


野崎弁当对着从中央舞台延伸出来的小圆舞台比划了一下,眉眼弯弯始终卸不下嘴角的笑意。


 


明夜将会是个奇迹,是他们努力多年最高的礼物。


 


“那边的那三人的话明天会唱今だけは呢,会在舞台的正中央被高高抬起,会被底下的不同颜色的光晕染得非常好看。”


“然后这个时候我们会在后台一边赶着换衣服一边通过屏幕看着他们。”


“啊,VTR要开始播放了,白服さんcut完之后我还没有看过呢。”


两人脸上的光突然暗了下去,也有人下了舞台,纷纷到观众席上落座。霎时馆内无了谈话声,只剩音响的杂音在人们耳边环绕,随着面向四方的屏幕点出几点水纹,逐渐出现了“Mesemoa.10周年 menber interview”的字样。


人们屏息,等待它给他们讲述这十个春秋的故事。


 


屏幕逐渐亮起白光,里面的人也渐渐现出轮廓,影片里的人交叠着手指若有所思,抿了下唇过了会才开口:


“ ‘很辛苦啊。’ ”


“ ‘最初对我们说要开始原创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哈?’的一种状况呢。”


“ ‘那个时候确实……很迷茫呢,简单来说就是謎呢哈哈哈’ ”


 


“ ‘再次感到自己的知名度还不是很高的那个瞬间……大概就是之前做过的那次突击性的Live呢。’ ”


“ ‘大家轮流在街上派传单,感受着不同方向吹来的风扬起我们的衣服。’”


“ ‘那已经是登上过中野SunPlaza的舞台之后的故事了,所以那个时候就觉得,”


“ ‘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即使实际上大家都明白自己在国内影响力还不大,但被现实打了一巴掌再次提醒了他们力量还是太小时多少还是会有不甘。酸胀的眼睛喉中的哽咽,最后不过是对自己的愤怒。


他们还不够好,还不够,远远不够。


于是他们的不甘和愤怒一并迸发出来,成了几年后的一张通往Music Station的邀请函,成了挂在街头巨大的海报,成了他们通往法国巴黎的一张机票。


“ ‘当时我们是轮流出去的,然后在和pun酱换班的时候,他给我先后说了两次加油。现在想来的话,能撑下来真是太好了。’ ”


 


馆内音响的嘈杂依旧,却多了几声不自然的吸鼻声。


“这次的Live开催之后的每一天大家几乎都在流泪呢,”野崎弁当对着屏幕上映着的的Nichan笑了笑,藏起了内心的一点酸楚“特别是Tomitan和白服还有AOI,有时排练休息的隙间又哭起来了哈哈。”


“虽然大家走到这里都是一样的心情呢。”


“都想着‘太好了’之类的,”


“‘以后也要继续更加努力’什么的。”


 


“ ‘10周年……我们最初也没有想过能走那么久,从一开始到现在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呢。”


“ ‘发生了很多事情呢,比如menber的毕业,还有Nichan的暂停活动,大家现在还是能在一起向前走这件事很令人欣慰啊。’”


“ ‘Ze酱……Ze酱也因为一些问题在17年毕业了呢,但是现在大家还是在一起为同一件事努力,真的很令人高兴。Ze酱自他毕业以及我们改名后为我们争取了很多机会啊,比如在涉谷贴海报啊,上电视啊什么的,怎么讲,我们还是十分感谢他的,Ze酱即是退到幕后也是我们很重要的menber。’ ”


Zeararu.被这番话激得鼻子一酸,本来就不平静的内心一下子就掀起了巨浪,一时就忘了把录像给暂停。


自己还和他们走在同一条道上,心也从未离开过,十个春秋Zeararu.这个人从来就没有缺席过。就好像改名后Mesemoa.的句号是Zeararu.的句号,Mesemoa.图标的橙色是Zeararu.的橙色一样,他也是这奔腾的江水中的一流,不离不弃,并肩前进,真好。


他就从未离开过啊。


 


“ ‘大家都变了很多啊,一直一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Tomitan就变了很多呢,最初还不是正式成员的时候在台上都不怎么说话呢,现在已经是大家眼里的星星了。’ ”


“ ‘但是不变的东西也是有的呢。一直陪伴我们走过来的halyosy桑、K’suke桑,还有其他的staff桑们,’ ”


“ ‘大家的心都是系在一起的呢。’”


 


“ ‘还有一直以来都跟随着我们的fan们,Live上不好好干可不行啊。’ ”


“ ‘大家都是不可缺的呢,少了任何一个可能我们就到不了这里了。’”


“ ‘要把十年间的感想用几分钟时间就说完这实在太困难了,如果要说我现在想说什么的话,那就是…’”


 


“ ‘那就是接下来也请继续跟随着我们一起前行,这样的一句话呢。’”


一行“It‘s show time”伴随着白服的话语在黑底的屏幕上扩展开来,底下不知有多少人思绪就回到了过去的哪次Tour哪次的Performance。台下是不可数的应援灯旁边是被汗水浸透的同伴眼里闪耀无尽光茫。


VTR播放完了,无人起身也无人发声,剩的也只是音响的杂音。台上的照明灯不知什么时候从先前朦胧的紫光切换成了暖黄,让人觉得这样的氛围很适合回忆,适合就这么泡在记忆里赖着不走。


 


可人终是要散的,也总不能在这里就过上一整夜,明天武道馆内在众人心中这束一直未熄的星星之火可还是要等他们来使它燎原的。不知哪个staff从后台上来喊了一句检查工作结束了大家可以回去了底下才有人稀稀疏疏从座上起身。


于是Zeararu.这才梦醒,关掉了刚刚忘关的摄像机,心中百感交集又仿佛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


 


哎呀………这下子可该怎么办呀。


怀旧固然不是坏事,但明天他们可是要迈出向未来的第一步的啊。


“喂——Mesemoa.集合——”


Zeararu.举着摄像机走向舞台中央,看着又红了一双眼Tomitake走来,他更觉得现在应该先把感慨藏起来,去鼓励他们登上明天那个他们渴望已久的舞台。


“来圆阵吧来圆阵吧,”


“做完从排练到现在一直以来的惯例再一起回酒店吧?”


圆阵里传出稀疏的应答,随着Zeararu.先向圆的中心伸出手,其他成员也陆续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最终搭成十层的塔。在这个圆阵里好像多一个人的手就可以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光和热,他们不缺的总是热情。


 


众人凝神,一场接力在十个人默契的“せーの”下开始了奔跑。


“Overture后的第一曲目是?”


“Love Cheer!”


“下一首是?”


“絶好調Days!”


“再下首?”


“Unlucky Boy!”


“encore第一首是?”


“アイドル気取りで何が悪い!”


“第二首?”


“You’re my love!”


“最后?”


“青春ロードムービー!”


“流程都记住了吗?”


“イエイ——!”


“后台路线都记住了吗?”


“イエイ——!!”


“明天的干劲怎么样?”


“イエイ——!!!!”


“哟西全问正解!!”


“イエイ——!!!!!!!”


 


人们的情绪随着聚在一起的手在圆中心如烟花般绽开达到了Max,聚了又散的手像是火焰,就要亮起明天。散开后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心底的千丝万缕,也佯装没有看见抬起眼时撞见的血丝密布的眼眶,他们不缺是回忆,也有的是明天。回忆无法再变,而人总是该走向明天,此刻被他们丢进焰火里面的,是那一团无名的不甘。


但人群中也还有人心中还留着情怀的余温,他从台下仰望悬于武道馆中央的旗帜,凝视许久还是决定向staff取了钥匙留下来再看看这个梦寐的舞台。实际上他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能带领其他人走到这里,能让人感到幸福,那就已经足够了。可能他还抱有执念的,就只是替他人的一点不甘。


比如刚提到的突击Live,比如与Music Station失之交臂,一个又一个group的遗憾背后,他总是会思考自己还有哪里没有做好,哪里又出了偏差,他总是会想将这些遗憾发生的比率降到最低。


又比如,最让他耿耿于怀的,莫过于Tomitake头一年的留白。


 


3


 


最终不知为何这本属于白服一人的回忆旅行最后硬是变成了两个人的,明明那人都已经安好帽子戴了口罩背上背包就要回去了,却只因为staff的一句话就像个柴犬一样屁颠屁颠地就跟在了白服旁边赖着不回。


 


Tomitake站在离舞台不远的地方看着白服一步一步踏着台阶,走上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梦想已久舞台。看着他搓着拳头抿着嘴唇嘴角时不时不自觉地上扬,好像就能看见他明天带着雷鸣般的心跳声和让人喘不过气的狂喜登上高台,面对粉丝们风雨般的欢呼和荧光的海洋的样子。


 


舞台已经布置好很久了,上面装饰着一个一个代表着他们的小动物和从最初到现在每一首歌曲的代表物。好像在这个舞台上就能看到从Musumen.到Mesemoa.十年来的光景。


 


Tomitake看着舞台上逆着灯光独自打着转的白服出了神,思绪不知道又飘到了哪一年,自己也是这么在台下仰望着灯光的聚焦点下无比耀眼的白服。舞台上的他仿佛一个小太阳,又灿烂又耀眼,一直都笑颜百分百地给台下的人们力量。


 


他不禁回想起方才VTR里面成员们谈到的Musumen.的起点,那是他不曾参与的过去。他缺席的不仅仅只是アイドル気取りで何が悪い,还有那些他无法参加的工作,头一年的歌舞里,那没有他的身影。他无数次想象过自己当年若是没有遇见白服没有遇见加入Musumen,他的人生究竟会划出怎样的一道不一样的轨迹。


他无数次想象,却又无法想象。


所以每一次从梦中醒来,他都会惊奇自己竟走在了这样的一条道路上,甚至还越行越远,越跑越远。也不止一次,他会对此抱有怀疑。从到中国出演,到去法国参加活动,从在涉谷贴海报,到参加电视综艺……只是太过幸福,他觉得有点不真实,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


困惑和怀疑像颗小小芽孢,植根在心底,却从未除过。


 


 


白服眺望着远处黑的看不清楚的观众席,又低头看着自己脚下踩着的被灯光勾勒出的影子。一仰头便看见自己和Zeararu.背着其他人一起准备的金球,里面藏着祝福的卷轴。明天Encore的时候伴着You’re my love最后一段的第一声hey,舞台顶上的金球就会砰地打开,放下卷轴,给予一起并肩走来的他们最高的惊喜和祝福。卷轴放下的同时成千个十色的气球会从台下一同释放,淹没众人涌到馆内的顶端。想到这些白服的嘴不可抑制地弯成了月牙,想象着明天金球与卷轴一并打开时其他成员们的惊讶表情,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十个春秋可以说很漫长很漫长,一开始他们什么也没有,没有想过要开始唱歌,也没有想过要开始当偶像,更没有中野SunPlaza和武道馆之类的目标。有的只是对自己推的偶像的单纯的喜欢和对舞蹈的热情。刚被通知说要开始原创也还是一头雾水,在脑子混沌至极的情况下完成了MV的摄影。


可是在录制完一首又一首的原创曲,登上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舞台后,脚下开始慢慢地有了道路,有了可以攀登的坂道。


 


白服的视线又慢慢移向了舞台前方,才发现Tomitake眼中方才还闪着的光逐渐黯淡了下来,盯着舞台边缘又开始了一个人的胡思乱想。他的背后总像是漫了整片夜空,总是这种时候,才会变得格外安静。


于是他慢慢走到边缘蹲下来给面前的人捏了一把脸强行把他带回了这个世界。


 


“はいー该回来了总是思绪乱窜的侦探先生♪”


 


Tomitake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缓缓地抬头对上白服眼中的琉璃,鼓了鼓腮帮,歪着头又扁了扁嘴:


 


“如果当初白服さん迟了一点投稿的话…如果我当初没有看到白服さん的投稿的话,那是不是…是不是就不能陪着白服さん和大家一同走过这十年了呢。”


“如果我没有加入Musumen.的话……”


“是不是就不能怀着同样的心情和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就只能这么带着十年来的憧憬和十年来的不甘心……”


“在后台里注视着你了呢……”


 


白服愕然。


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年不可挽回的遗憾给Tomitake留下的是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无法愈合,时时刻刻提醒着他那些只能在后台里带着一分的憧憬和二十分的不甘心,一边注视着舞台一边跟着舞蹈的动作,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破镜重圆不过是人们口中的一个无望的希冀,碎了会留下裂痕,伤了会留下疤印,而世上能真正做到重圆的只有那皎洁的水中月。


 


像是河流带走泥沙冲入海洋,走着走着就一颗颗沙粒就沉在了河底沉在了海底,会一直沉默不言地待在那里却不会轻易消失一般,又像是时间能够冲淡伤悲,却无法彻彻底底完完全全把它从一个人的脑海里驱赶出去一般,那段不可磨灭的时光也像这样缓缓地沉在了他的心底,变成了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会心痛的存在。


 


可是一切都像是烟尘吹散在空中被清风带走了,该遗憾的还是会感觉到遗憾,该伤心的还是会感觉到伤心,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今和我们一同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是你,从最初陪伴我走过了这段时光的也是你。无论是什么都已经过去了,幸福的也好开心的也好,痛心的也好遗憾的也好,都不过只是如今能在下午茶的时候拿出来再细细感慨的东西。


我们已经一起跨过这么多痛苦这么多不幸了,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白服觉得Tomitake在舞台上总是像一个努力将自己的光芒放到最大最亮的小行星,在镜头前给出最为灿烂的笑容。而在独自一人或是像这样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想一些有的没的,像是被黑洞吞并了所有的光芒。


 


白服踮起脚尖,抬起手挑开了他的刘海对着额头印上自己的唇,末了按着Tomitake的肩就这么一跃而下。白服转过来,面对这个在他背后支持他支持了11年的支柱,他看向他眼中映着的闪光,他希望这一次,能借自己的肩膀给他靠。


 


“对啊,如果我们当初没有相遇的话,如果Tomitan没有加入Musumen.的话,或许现在站在这里的就不是9个人了吧?”


“但是那又如何呢?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假设,现在我们就一起站在这里,站在这个我们魂牵梦萦的舞台。”


“一起在灯光下起舞,一起享受着台下的欢呼一起感叹共度的时光。”


 


一个一个的偶然交织在一起,成为了最后的必然。好像一个不起眼差错,就不能达到最终的结果,就能把你变成我生命中的一个过路人。


但是不必担心呀。


因为这些小小的差错,全部指向的都是我们遇见的必然。


我们的相遇其实并不是什么奇迹,那是由于互相吸引,才诞生的必然啊。


 


“还有啊,”


“就算我没有投稿也好,你没有注意到我也好,”


“或早或晚,我们也总是会在世界的哪个角落相遇。”


 


或是在哪个赏樱的季节里,发现被风扬起发稍被些许花瓣藏起来的你。


或是在祭典的哪个小摊前注意到蹲在地板上孩子气地捞着金鱼的你。


又或是在旅行的时候,在哪个小酒馆遇见和我有着共同兴趣的你。


你要相信,命运这回事啊……它是存在着的啊。


 


Tomitake低头看着白服漆黑的眸子,白服的话语,一声一声,都敲在他的心上,划上了同样不可磨灭的印记,打上了永恒不变的烙印。


 


“我们总是会相遇,然后一起在夏夜里看烟火,一起唱着那些美好的歌,然后渡过半生。”


我一直都是这么坚信着的啊。


 


4


 


与Tomitake并肩走向车站的白服一直心神不宁,将刚才与Tomitake的谈话在脑里回放了一遍又一遍,他不确定他究竟能否将话说到他的心里,他现在在思考些什么,他心底也没有个数。他长出了一口气,揉了几下肩膀,抬眼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夜里。白服今天没有戴隐形眼镜现在也没有戴眼镜,于是只觉世界是一片朦胧,繁华与清净拌在了一起。这条街道此刻算是灯火阑珊,夜里11点还未打烊的小酒馆也就那么零星几家,便利店也只有那么一家FamilyMart。远方倒是有与这个夜格格不入的灯火,城市的光模糊了与夜的界线,在夜里晕开一片璀璨的梦。


 


两人过了验票机走向月台,白服从后方凝视着他的大少年,黑色的帽子压住了大部分的头发却还是翘起了几根发丝,白色T恤凸显出他细长的脖颈。外形还是十年前的那个少年样,很让人心动。


他想到这个人那一年来的遗憾,又回想起他在剪辑VTR时所听到的一个又一个的“不甘”。他想起过去到海外出演时和其他歌手的观看人数对比,想起第一次的Music Station的选拔………


 


“现在大家都,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啊。”


旁边的人一句话打断了白服的思考,Tomitake的声音隔着口罩有点模糊不清,像是从宇宙传来使得一时间白服没能做出反应。白服还没有迅速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望着对面的月台眨了眨眼默读了几次这句话才又不可思议地看向Tomitake。


“前一段时间一起写cheki和整理goods的时候,pun酱突然和我说,”


“他觉得他现在很幸福。”


他说能和大家一起走下来,一起走下来的是这些人真的太好了。


 


“录制Mesemoa.3rd single的时候Nokkun也和我讲过,”


“他觉得能和大家在一起坚持走下来真是太好了。”


他说他第一次听FlowerWind的样带时,当听到曲中融进了自己初Center的だじだじファンタジー的旋律的时候,一瞬就红了眼眶。


 


那你呢?


白服低眉,没有回话。


那你又觉得现在怎么样呢?幸福吗?开心吗?


他无法作答,白服想。


 


“记得拍摄Muddy Water的dance scene的那一次真的是很辛苦啊,大家全身都被水浸透了,不仅衣服变得很重移动变得异常困难,而且当时带子打到脸上的时候,是真的很疼啊。”


“而且那次拍摄回去就感冒了呢哈哈,当时摄影中途白服さん的隐形眼镜还险些取不出来了。”


无论group改名前还是改名后每个人都一步一步走得艰难,只好在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回看过去有些时候确实很辛苦,前进得很困难,但是一想到这些都只是现在登上这个大舞台的准备,就觉得,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吧。”


“所以我觉得——”


 


遥远的黑夜有一束亮光伴着隆隆声飞奔过来,掩盖了Tomitake的声音。他看见车头发出的闪烁在黑暗中勾勒出白服的轮廓,把他半边的头发染得亮黄,瞳孔里有盛开的光芒,启唇冲着他这边喊了什么。只可惜未等Tomitake来得及听清,白服的声音便被列车带来的一阵呼啸抹匀在了空中。过不久列车才缓缓停靠在月台,夜又重归它所有的静谧。


 


“白服さん你刚刚说了什么?”Tomitake眨着一双黑眼珠,瞪大了困惑的眼睛看着白服。


白服叹了口气,一步跨到Tomitake跟前,抬眼,望向那人眼底的潭水。


“我说,”


白服顿了顿,空出右手来拉住了Tomitake的左手。他大拇指的底下是柔软的掌心肉,他细抚着掌心上的纹路,感受底下人心的暗涌。


“很高兴能遇见你。”


他看见他眼中亮起明光,眼底的潭水漾起波纹。列车再次呼啸离去,一并带走了满世界的杂音,留下的只有月台上空的点点明星。


他又回想起他们初见时,那是在一家小咖啡店里,在咖啡的浓郁溢满整个小小空间的时光,一抬眼,就看见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带着夏日独有的明艳阳光和炎热清新叩开木制店门,朝他这边的圆桌走来。


除了渗入鼻腔的咖啡浓香,偌大的世界只剩心动。


 


“我刚刚也说过了吧,我一直都坚信着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们都定会相遇,”


“但是其实,我还是很感谢很感谢,能在这个年华遇见你。”


遇见你们。


“所以只要你感到幸福,只要你们感到幸福……”


“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你现在感到幸福吗?”


我很想知道。


 


白服的眉毛画成八字,向上望的眼睛一闪一闪,在夜里熠熠生辉。看着白服琥珀色的眸,他想,他现在已足够幸福了。


“白服さん,”


Tomitake反握住白服的手,斟酌了一下又开口:


“现在Ze酱还在、Ksuke先生、halyosy桑也还在,Nokkun、AOI、Senji,大家都还在,”


你也还在。


“谁都没有离开过彼此,一直一起走到了这里……我想我是很幸福的。”


“我也一直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一直都…兴奋地考虑了很多很多。”


“但实际上幸福到来的时候却多了那么一点患得患失……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和大家一起走到哪里,担心这样的日子是否能持续。”


“但是现在不会了。”


Tomitake一下子笑开,月牙弯弯眼睛微亮,白服觉得他是遇见了一个身高183厘米的小王子,那么神奇那么美好。


“只要白服さん还带领着我们,只要大家都还在,还有喜欢我们的人在,我就能毫不犹豫地奔向明天。”


“我们都相信你,相信你能带我们走上更高的台阶。”


“从一开始将大家都集结起来到现在,你已经做了太多太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你已经很好了。


“所以我更希望的是你也能够幸福,能将自己的后背,更多地交给我们,”


“我们一直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在前行啊。”


 


白服这才意识到他一直犯了个大错误,或者他在心底里是信任其他人的,但实际上却一直没有把这个想法好好表现出来。他松开Tomitake的手,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捶下一拳。


“好。”


“那么我们今晚都是很幸福的人。”


他笑道,举起手掌,等待对面的少年的回应。


 


“イエイ——”


对面的少年也跟着笑,抬起手臂伸开五指,给了对面的人一个ハイタッチ,然后四指穿过对面的人的指缝,稳稳地扣住了掌心。


“今后我们也会是很幸福的人。”


 


白服觉得自己好像在很久之前梦想过这样的场景,平平稳稳,万事不缺。此时四下无声万物皆静,见证这番诚挚对白的只有天上的明月与繁星。今夜的秘密对话无人知晓,可他们还有很多个十年等待人们去见证。


 


今夜他们都是很幸福的人。


伴着窗外虫鸣,他们一夜好眠。


 


 5




我现在……有那么一点紧张。


不,是很紧张很紧张。


我将自己的心拍数数了一遍一遍,但这却并不能使我心中的鼓动停下半分。这是我第一次坐在离舞台这么近的距离,内心剧烈波动无法平静。


我听着周围的其他粉丝们激动地谈论着刚刚白服说明注意事项时白服和Tomi的小短剧,猜测着可能的曲目表,我也被带动起来,回忆着他们这些年的一点一滴。在人声嘈杂中好像还能听见几句英语和法语,我突然觉得无论这里的人们来自哪里,来自世界的哪个角落,只要现在在这里,就能是一家人。


在我所不熟悉的语言里,一声一声,每句每行,不同的内容里,同样的总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


 


头顶的灯光逐渐暗下来,人们也一个接一个亮起自己的手灯重新点亮这个小小世界,音乐渐起,是开始放overture了。


舞台上方的屏幕亮起来,勾勒出一颗毛绒绒的头。


随着镜头逐渐下移,屏幕上逐渐现出人脸,台下也爆发出一阵尖叫和欢呼。


“hello——欢迎大家来到Mesemoa. 10th anniversary in 武道馆,”


“本人DD社长Zeararu.是也w”


Ze酱穿着西装打着带橙色圆点的领带,笑着向屏幕外的我们挥了挥手。


“现在呢,是在生放中,Mesemoa.的各位看起来已经准备好了,正在那边圆阵呢w”


“那么我们稍微去看一看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吧。”


 


他逐渐把镜头转向自己身前,在那里等着的是今天舞台上的主角,是光,也是梦。


Tomi站在离摄像机最远的角落,朝着镜头比了两个peace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后又将手搭上了圆中心。AOI站在摄像机旁边,他转过来给了台下一个wink,于是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尖叫。


我不由感叹虽然十年了他们都变了很多但小朋友这一点却还是没有变。


 


“那么现在请作为Leader的白服さん,表达一下今天和干劲w”


我看见白服望了一眼镜头,然后又将目光转向和他一起并肩了十年的同伴,扬起嘴角,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经过十年风雨我们终于来到了武道馆—!”


“イエイ——!!”


“嘛这十年来肯定少不了艰苦的日子也少不了fan们的应援和支持,”


“那么今天就暂时放下所有的痛苦一起让会场热闹起来吧!!”


“イエイ——!!”


“大切なのは——”


 


在白服的带领下一声一声的“Passion”在会场内响起,有充满元气的有稍带点慵懒的,唯一相同的那就是里面所藏着的真正的热情和火焰,使得concert还未开始就已点燃了人们的内心。我看见Tomi在白服喊之前侧头看了一眼白服,里面藏不住的是十一年的情深似水,是对作为Leader的白服的信任,是抑制不住的开心和兴奋。


我鼻子一酸,竟有点想要落泪。


 


“頑張って行きます!!!”


台前台后同时爆发出一阵欢呼,惹得台后的人们大为惊喜,Tomi瞪大了眼睛惊喜地望向镜头,然后又转过身看着白服的眼睛连着说了好几次“好厉害”。白服也和Tomi一样惊喜地瞪大了眼张圆了嘴巴,看到身边的人看向自己兴奋的眼睛表情又柔和下来,笑着拍了他的头催他快去准备。


 


屏幕在我们面前又暗了下去,也几乎是同时,舞台上的聚光灯一同开启,聚焦在舞台的中心上。舞台中央缓缓升上来一朵小小的黑云,穿着西服打着橙白相间领带的男人像是带着魔法般在聚光灯的照耀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向他欢呼,他只笑,却不语。


一会他仿佛享受够了台下的欢呼声,弓下腰竖起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台下众人噤声。会场逐渐安静下来后,男人嘴角扬起一点得意,他将两手举到耳边做拍手状,眼睛俏皮地望向另外一边。


台下不语,等着台上的人展示他的魔法。


 


在台上的人落掌的同时场内奏起了LoveCheer的前奏,人声再次沸腾,在不同颜色的灯光下成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我们眼前,原来他们早就在舞台上做好准备。前后二者结合起来像是完成了一个惊天的魔术,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惊喜。


此刻像是走进了梦里,舞台上的光芒太过耀眼夺目,使得我一时回想不起他们的最初,只觉得好像他们生来就应该在这个舞台上,给人们带去光芒和梦想。


在众人的欢呼中我也举起了荧光棒加入他们,目光追随着台上的明星,等着他们带领我们游遍这个他们所塑造的梦。


 


我也只见证了他们四年的奇迹,我突然想到。我也是中途上车的人之一。但是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明天等着我们去见证,未来也定将有更多的奇迹绽放。他们的成就终不会辜负他们的努力,他们带给我们的惊喜也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


在最后一个音符落地的瞬间,我听见了未来花开的声音。


 


-end-


 


(对不起写到最后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了思维混乱一点都不文思泉涌)


 


一点后话+tmsr关系论证(好学生必看(快闭嘴吧


(其实写这个的时候我还什么都没写完(…


其实很好奇他们武道馆之后的目标会是什么呢w,Dome么w


我的大少年的写真四月初收到啦w真的很开心,也感谢各位代购的太太们 他在街道灯光的掩映下真的太好看了


但是其实也可以看到他们在一些方面还是会有点不成熟,但是没有关系,路还长,我们也还伴着


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和这个高个子去拍最佳身高差的cheki…不知下周体检我又会矮多少cm


还有有件事我十分想说!!!!我去见他们见了两次都没有和他们说上话我气死了呜呜呜呜


第一次是去SH的bw,那次因为以为没有签名券结果就,没有去拿……去bw时先是给同学买了水团的谷,然后怕站不到前排买完就拼命冲去了舞台不仅没拿券跑过去时还摔了一跤呃……


(还有那时,我,给礼物时,留Group名和自己圈名时将Group名写错了,具体写错成什么就不说了(。)


(有没有人有兴趣帮我问一下他们有没有看见一个装在白色信封里面的来自一个写错Group名的薄桃推给大少年的生贺


第二次是白先生和先仆过来广州的那次cicf,那次是因为自己家里出了意外不得不走…后来乌龙把我给Shiro的生贺给他了然后还给我repo了他拿到我的画还给AOI和先生看我一个升天爆炸…


以后一定,一定要再去见他们,亲手递给他们画,然后顺便诉一下苦


好了不唠嗑我们正题↓


 


先解释一下title,虽然其实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这个title太简单了(…


W可以看成两个罗马数字V的合成,寓意着Musumen.的五年,和Mesemoa.的五年,合起来的十年,是他们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轨迹


虽然现在才是结成的第六年,也是他们作为Mesemoa.陪伴我们的第一年


但是有了五,就会有十,再生出十五,甚至二十


虽然我不敢那么确定,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相信他们


另外W还可以看成是首字母M倒过来的W(这是瞎扯


还有一点就是W也是Wish和 Wonder的首字母,今年是他们的第六个奇迹,是sixth wonder


总结下来就是这个title里面一半是祝贺,一半是对未来的祝福和期望,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奇迹,接下来的日子也肯定会有更多的奇迹陪伴


以上是title部分


 


然后是我需要为各位道个歉(土下座


其实我不知道各位看完之后什么感想啊………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觉得我把他们这些可能有得情绪(注意是可能有)放大来写会有点,呃,ooc吧


不过本身去揣测这件事就是在ooc………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的是否合理他们到底会不会对Tomi一开始那一年耿耿于怀我很担心我写过了呃


还有其实很多地方毕竟我才饭了一年可能有些东西是真的不如老饭清楚和感受深刻………所以可能写得没有那么好,如果就真的觉得一些地方真的写的很不好很不好,希望能提出来(认真


那让我把我的想法自行解(圆)(说)一下(…


这篇文想在tmsr身上体现的就是(我所认为的)他们一直以来互相扶持的关系


(其他想法的话他们表现给我们的辛苦都是冰山一角什么的大家都懂)


所以在这篇文里我花了挺大篇幅来讲述互相鼓励的故事(?)的…虽然相比起来还是shiro先生视角比较多umm(希望黄推不要打爆我


然后二位都很喜欢对方的这种前提下所以本来可能在对方眼里不算什么大问题的伤痛但自己就会耿耿于怀(自圆其说①


啊对还有我没有去过真正意义的Live和concert只去过一次livehouse其他都是漫展活动所以最后1part的具体描写可能和真实情况有点出入


而且我对武道馆以及他们live的想象大都是参考了之前ATR的那一次武道馆live


本来我设定上是只开半场的,后来听说他们要去法国的消息就立刻改为开全场了


总之我还是很相信他们的!




其实不知道我在里面想表达的有没有能全部表达出来呢,怎么了解到话就看各位了


有一点我在微博上提到过那就是


看着这样努力的他们,我们更应该努力追赶


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创造了那么多的奇迹,在座各位也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一开始他们也不是就对各种事物如此熟悉,所以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请不要放弃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粘贴复制)


总之最近的心境就是这样子,本来之前对于生活还是很迷茫的现在被他们激励了很多所以想要将这种感觉传达出去


刚刚重check了一遍,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最后一段bug了!


讨论着刚刚放完的overture和是要开始放overture了不是矛盾了吗!


傻子本人了(。




然后就是一点点的,关系论证↓(其实也就只是说说对二位关系的看法,自娱自乐




①T氏先生比较喜欢欺负S氏先生大家都懂,事例太多不列举了什么什么家暴(没有)大家都知道


②二位最戳我的点一是Tomi好像在圆阵时有一个小习惯(注意是好像),就是在白服自己喊passion之前会瞄一眼白服


这点真的很戳我,不知各位懂否


看daily时看着Tomi的眼神就能感受到他对白服的无比信任以及在我看来是一种能“与你并肩”的高兴和幸福,不知道是不是cp滤镜我觉得里面满是无尽的喜欢都要溢出来了难道我会说错吗


我觉得就算不是cp意味上的也好,Tomi始终都是很喜欢很喜欢白服的


其实Tomi从一开始就是白服的迷弟,当然现在也是,各种事例我们一会说


③然后再一个比较戳我的是应援合战发表时(白puri获奖的那次)Tomi给白服道了4次的おめでとう而且一次一次都十分诚挚不参任何杂质就只是纯粹地为这个人高兴为这个人感到自豪


那时我再一次惊讶于Tomi和其他人tension的高低差异,明明都不是他的事却把它当成了自己获奖一样高兴,这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他的偶像了。


④还有一个就是去年的是什么来着,什么活动来着,“和谁呆在一起会比较安心”这样一个问题的二位互相指名


我那时就觉得他们是互相支持的,当然msma里面成员和成员之间都是互相支撑互相搀扶着前进的,但是他们或者,要怎么说好呢,就他们如果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大多数都会找对方商谈的那种感觉,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⑤最后一个就是之前msmn时期他们NetLive上唱青春ロードムービー时的那个对眼我简直能对着这个哭天喊地整整一天真的是太感动了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好




这次感觉有些东西因为太赶没有写好,主要还是如果过了这个周末还留着没写完那就真的不行了


如果有人给我提意见会很开心!当然记得委婉一点(…)


顺便预祝我自己0510生日快乐嘻嘻


对,还有,我的现在的愿望是,这一篇把烟花刷下去,上年我写的什么东西,我要举报了




还有说一下这是高考前最后一次更新了我真的要去好好学习了><


我最近还有个笃想写啊……总之大家一年后见吧


谢谢一直看我写的东西的人,各位都是天使❤


真的希望评论!希望能说出我写的还不够好的地方!没有关系你们可以放开说因为大体哪里写得烂我自己还是有个balance的(…)


总之就是很希望有comment啦><


各位一年后见💛💖

评论

热度(20)

  1. 存糖专用糖罐子镜匣鱼干 转载了此文字
    还是转过来每日方便视奸(叹气
  2. 猴式智减法镜匣鱼干 转载了此文字
    忍不住()拿这个号转出来一次我真的想要评价呜呜呜呜呜呜好也好不好也好我要闹了(快走